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  国内机票  |  国际机票  |  酒店订房  |  新闻资讯  |  我要出国  |  景点查询  |  旅游线路  |  机票比价  |  目的地指南
  天气预报 旅游地图  旅游宝典  国家地理  出国万事通 美食天下  户外活动  |  门票预定  火车票查询 长途车查询

 

  您当前位置:商旅在线网-国家地理首页>>自然>>正文

 
世界地理频道
地球知识 地球生物
七 大 洲 四 大 洋
国 家 人文历史
世界奇迹 世界之最
世界之谜 世界遗产
天 文 全球资讯

 ::国家地理资讯::
真实的和珅:学识渊博 才华出众
俄罗斯“鬼谷”探秘,毛骨悚然的灵异事件
埃及艳后的海底沉城:奢华之极的爱巢
血腥仪式 金字塔里的斩首之神与活人祭
地宫珍宝知多少?秦始皇陵9大未解之谜
古生物学家惊爆内幕 “尼斯湖怪兽”竟是大
北京故宫、台北故宫谁收藏的国宝最多?
更多内容

挑战云南碧罗雪山,探险者绝境脱险

黄红凯,26岁,云南昆明国际旅行社的导游和翻译,是一个平时还显出稚嫩学生气的男孩,然而,在带以色列同行考察徒步旅游线路途中,被困百年来无人敢上的云南碧罗雪山之巅雪地中,身陷绝境……雪上加霜的是,老外因伤加重,行走艰难。即使是强健的人也难逃一死……绝境中,他们作何选择?是坐以待毙还是艰难求生?他们最终的命运怎样……


考察旅游线路身陷绝境

26岁的黄红凯是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西庄镇人。2003年,他从昆明理工大学英语专业毕业后,应聘到昆明国际旅行社工作,半年后跳槽到云南省中旅,从事导游兼翻译工作。

云南省西部的三江并流区域,2003年成功申报为世界自然遗产后,迅速成为旅游热点地区。以色列太平洋旅行社与云南省中旅计划在这里合作开发一条新的国际旅行线路,黄红凯和同事高女士受单位委派,代表云南中旅陪同以色列同行对准备开发的旅游线路进行考察。


2006年5月1日,黄红凯和高女士、司机彭先生驱车前往西双版纳的磨憨口岸,迎接从泰国入境的以色列同行。黄红凯见到依次科先生及两名同事。依次科今年40岁,高高的鼻梁,卷曲的头发,白皮肤,典型的犹太人。他曾经当过兵,还有过多次探险的经历,行动举止间透着干练和老道,黄红凯不由得对他产生好奇和敬意。

5月17日,他们来到怒江州福贡县城,准备探索一条曾经很有名的盐马古道,也是这次考察的重点,需徒步翻越著名的碧罗雪山。碧罗雪山是横断山的主要山脉之一,自西藏唐古拉山分出,向南延伸进入云南省,长119公里。它东临澜沧江,西止怒江,海拔2800米以下为混交林和灌木林,2800~3500米为松、杉等针叶林,海拔3500米以上为草山岩石,海拔4000米以上的山峰多达76座。山上危崖如削,峻岭横空。山顶风力很大,当地白族语称为“冰弄赛”,意为风跨山,《大元一统志》称为“冰浪山”。乾隆《丽江府志》称“风猡大山”。又因位于怒江东岸,《新纂云南通志》称为怒江山脉,现则称为“碧罗雪山”。双方决定由年轻的黄红凯和以色列方相对年轻的依次科先生联合徒步考察这条盐马古道。

第二天上午,在当地两名向导的引领下,黄红凯和依次科先生开始冒着小雨攀爬碧罗雪山。黄红凯第一次爬碧罗雪山,感到很兴奋。当天,他穿的是一双旅游鞋,一套风衣。

沿着泥路走了大约三公里,路突然中断了,茂盛的灌木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他们只得钻进灌木丛中往山上爬去。爬了半天仍不见山顶,依次科着急起来,怀疑是走错了路。为了鼓励依次科,黄红凯也不停地对依次科说:“对的,快到了!”

坡度越来越陡,攀爬越来越困难。2个小时后,随着高度的上升,山上到处是裸露的岩石和稀疏的野草,攀爬更加困难。这时,抬眼望去,只见山顶上一片银白,煞是美丽。而两个向导看到山顶上的白雪,恐慌起来。又爬了近3小时,他们接近山顶,进入白雪覆盖区域。地上的积雪已不再莹白,变得有些发青,底层的雪已经结成冰,脚踩在上面又硬又滑,稍不小心就会摔倒。爬到山顶时,天已经快黑了。冷风一阵阵袭来,直往他们的湿衣服里钻。放眼四望,群山起伏着往天边延伸而去。山两边的万丈谷底,澜沧江和怒江变成一根线,要仔细辨认才能看清。

这时,两个向导睁着迷茫的眼睛不停地寻找着什么,随后,他们告诉黄红凯,由于积雪覆盖,他们迷路了。想想爬上山来的艰辛,黄红凯很绝望。依次科听不懂向导说的话,但早已疲惫不堪的他站在雪地里,满脸绝望和恐惧……

一定要将以色列同行带出绝境

这时,依次科突然一下跪倒在雪上,痛苦地抱住脚,嘴里在抱怨着什么。原来,他的脚前几天曾受过伤,这次经过长途爬山,加之在雪地中受了冻,他的伤发作了,疼痛难忍。

“天哪!添一个伤号,不是成心让我们死吗?”黄红凯绝望地想。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两旁的山谷黑乎乎的,让人感到有些恐怖。冷风嗖嗖地直往身上钻,湿衣服紧紧贴在身上,钻心的冷。两名向导茫然地站在一边,脸上有愧疚,更有恐惧的神色。

黄红凯知道,两位向导的精神已经到崩溃的边缘,必须激起他们求生的勇气。“我们不能就这样等死,男子汉大丈夫,死也要死在下山的路上。再说,他可是个外国人,是我们的贵客,我们一定要将他送下山去!”黄红凯激昂地说,想借此鼓舞向导的勇气。

“行,我们听你的,要死就死在一起!”两向导热切地说。沿来路返回已经不可能。天完全黑下来,他们无法辨别来路,他们只有沿山顶往南走,寻找相对平缓的地方下山。

依次科先生的腿伤更加严重了。他每走一步都显得很吃力,有好几次险些跌倒。

“不行!无论如何也要将他带下山。”黄红凯见依次科行走如此困难,走过去想去背他。

依次科了解他的意图后被逗乐了,因为瘦小的黄红凯在依次科面前就像个娃娃。随后,依次科郑重地说:“黄,谢谢你的好意,我从事过好几次冒险活动,在这方面我比你有经验。如果你们想背我下去,那只能是一个也下不了山。“我能行!你不用担心。”说着他一瘸一拐地向前走起来。

黄红凯紧紧走在依次科的身边,以便随时向依次科提供帮助。风更大了,呼呼直响。他们常常吹倒在雪地中。黄红凯提议相互拉着手,抗击大风。

沿山顶艰难行走了大约两公里,山顶突然变窄,就像一堵墙一般,整个山顶的宽度就只有40厘米左右,两边都是上千米深的山谷,在黑夜中漆黑一片,令人恐怖。两边的山坡虽不是90度的绝壁,但坡度估计超过60度,人一旦滑下去,后果不堪设想。而糟糕的是,黄红凯从小就怕高,见要从如此窄的山顶上过去,他感到心惊胆战。他不敢把恐惧表露出来,怕影响其他人的情绪。他强迫自己趴下身,像骑马一般双腿分开骑上山顶上,一下一下往前移。两名向导显然发觉了他的恐惧,一个照顾依次科,另一人紧跟他的身后。

黄红凯小心地往前爬行,眼睛盯着眼前的山脊,不敢朝两边的山谷中看,有时干脆闭上眼睛,机械地往前爬行,有时又不放心地看看依次科,看到依次科安全的朝前走他才放心。大约爬行了100多米时,也许是用力不均,他的身体突然朝左边歪滑下去,本能地用手去抱山脊,将身体紧贴在陡壁上,但无济于事,他整个身体沿雪坡滑下去。“完了!”他绝望地闭上双眼。

跟在他身后的向导么那左纵身一跃,双脚稳稳插入黄红凯下方的雪中,紧接着一把抓住黄红凯的双脚,猛插入冰雪中。黄红凯停住了,吓得动也不敢动。

随后,么那左用刀在雪坡上挖出一个个小坑,让黄红凯踩着爬上来重新骑在山脊上。回身看刚才获救的地方,已经滑下去5米多远,也许只要晚一秒钟,自己就丝毫没有获救的机会啦。黄红凯不由得感慨万千,紧紧地抱住么那左不放……

绝境成功突围

晚上8点半钟,山下焦急万分的同事与黄红凯取得联系。得知他们的处境后,鼓励他们不要放弃,马上找人上山来救他们。困意难挡,黄红凯真想闭上眼睛睡上一觉。山下有人打电话告诉他们,说民警和村民们已经上山来救他们了。

得知有人来救自己后,黄红凯在心里升腾起希望的同时,也产生了各种欲望,肚子也特别饥饿,眼前老是浮现出自己喜欢吃的各种菜肴的幻影,口水不自觉地流了出来,被寒风一吹,特别的冷。他感觉自己快不行啦,心中一急,一下跪倒在雪地中。他想爬起来,但挣扎了几下都没有成功,一个向导发现他没有跟来,连忙返回,将他从雪地上拉起来。而正在这时,一步一挨在前面走的依次科先生突然一下摔倒在雪地中,滚了两滚后滑下雪坡。黄红凯见状,惊叫一声,向依次科冲去,但他已全身瘫软无力,脚一滑倒在雪中。他顾不得多想,叫喊着朝依次科爬去。

紧跟依次科的向导么那贵飞身一跃,奋不顾身地跳下去拉住了依次科。接着,么那左跳下雪坡将依次科的脚插入雪中固定好身体。随后,么那左用刀在雪坡上挖出一个个小雪坑让依次科先生踩着,黄红凯和么那贵在上面拉着依次科的手,将依次科拉回山顶。坐在山顶的雪中,依次科先生想起刚才的情景放声痛哭起来,边哭边抱着两个向导叫喊说:“Thank you,you save me!"(谢谢你们,你们救了我)。

经历了依次科的这次遇险,使黄红凯的头脑清醒了些。他知道只要稍有疏忽,将依次科安全带下山的努力就会前功尽弃。他再也不敢大意了。

时间已经是第二天凌晨1点多钟,他们已在碧罗雪山上攀爬了15个小时,要是在平时,走平路黄红凯都支撑不了那么长的时间。而他们在山顶上仍无法找到下山的路。他们只感觉身体已经达到极限状态,只想停下来休息,但理智提醒他们,只要一坐在雪地中休息,他们就都会永远也爬不起来。风似乎比原先大了许多,呼呼直响,仿佛要将他们都吹倒在雪地中。由于长时间处在寒冷的冰雪之中,黄红凯的手已经麻木了,开始时,他还经常将手捂在腋下,但现在这样已经感觉不到任何温暖。

“不行,绝对不能倒下,那么长时间都挺过来啦,一定要坚持到最后。”黄红凯在心里鼓励自己。为安全起见,加之为了能休息恢复体力,黄红凯想出一个办法,让全部四人重新相互扶持着排成一排,以抗击风力;一旦有哪个坚持不了时,四个人就围成一团,相互挤靠支撑站着休息。这样,解决了在雪地中休息的问题。

由于依次科的脚伤越来越严重,他们每行走50米左右就要停住,相互挤靠着站在雪地里休息,之后又分开缓慢前行,去寻找下山的道路。依次科先生的身体已到极限,他迈步都渐渐显得很勉强。黄红凯看出他的眼里满是绝望和忧伤,知道他的意志正一点点消失,不由得担心起来。好几次,依次科都站着不肯挪动脚步。他忧伤地对黄红凯说:“黄,我不行啦!你带他们走……”每次黄红凯都打断依次科不让他说完。他知道依次科是想放弃求生的努力,如果让他说完他就会像泄气的皮球,再也鼓不起求生的勇气。

而随着体力的耗尽,两名向导也开始被绝望笼罩,求生的欲望也在一点点减弱。黄红凯知道,如果再不能让他们振作起来,真的就要葬身雪山之顶了。

然而,怎样让他们振作起来呢?黄红凯不知道。精疲力竭的四人机械地在雪地里走着,谁也不肯再开口说话,心里被绝望和悲哀笼罩着。黄红凯渐渐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孤独,他想唱歌。“横断山,路难行……”他不自觉地在心里哼起了读书时候这首在校园里耳熟能详的歌曲。

突然他震住了。这不就是横断山吗?他的眼前浮现出电视中红军长征时爬雪山的情景。他有了让依次科和两位向导振作的办法。他告诉他们,当年红军长征就从这座山上经过,过这座山时还有一首著名的歌曲。没想到依次科先生竟对中国的长征有所了解,一下就提起了他的精神。

“真的?”他满怀惊奇地看着黄红凯。黄红凯肯定地点点头,并告诉他这座山叫做横断山,它的主要山脉之一就是他们现在所处的碧罗雪山。随即就唱起了那首歌。

“横断山,路难行,天如火,水似银……”向导么那左也会唱这首歌,见黄红凯唱起来,也不自觉地跟着唱起来,而依次科听了一会,也跟着节拍哼起来……

凌晨二时左右,四人找到一处相对平缓一些的地方,决定由这里下山。虽然这里的坡度没有原先陡,但估计坡度在50度以上,一不小心就要滑倒。依次科先生的腿经过长时间在雪地中行走,已经肿得老高,每迈出一步都要咬牙,痛苦不堪,两个向导一左一右扶着他走,黄红凯跟在后面接应。一阵阵困意袭来,虽然感到寒冷异常,但黄红凯只想闭眼瞌睡。一不小心,他一下摔倒在雪地上,险些将前面的同伴推倒。

要是能让他停下,黄红凯肯定不到一分钟就能睡沉过去。他知道自己不能停下,就强迫自己去憧憬一些事,他想像着等下山后去洗个热水澡,就在这样的憧憬中,麻木地摸索着往下走。凌晨4时左右,接到营救人员的电话,得知他们还在雪地里时,营救人员鼓励他们继续朝山下走,他们马上来接应他们。

一小时后,营救人员进入到雪地之中,但一直找不到几人的具体位置。后来,救援人员连打三枪,让黄红凯他们细致辨认枪声的方向。不一会,根据枪声的方向,黄红凯立即回电话告诉营救人员自己的大概方位。半个小时后,就见到漆黑的山间发出一道道手电筒的光柱,救援人员来了。“得救啦!”四人抱在一起激动地哭成一团。

“我终于成功了,外国朋友依次科安全了!”黄红凯一遍遍对着前来营救的村民大声叫喊着。营救人员来到四人跟前,人们无不为四人的勇气所折服。村民们说,只要山顶上还有雪,就没有人敢翻山,人们翻山都是在没有雪的季节。见依次科已经无法行走,人们就做了一副担架,抬着他下山。到山下的小桥村时,村民们忙将早已煮好的鸡汤端了上来,喝着热气腾腾的鸡汤,四人都忍不住失声痛哭。

“我当过兵,从事过多年的探险事业,遭遇过多次险境,但这次距离死神最近。”说起这次死里逃生,依次科心有余悸地说。

依次科离开中国时,久久与黄红凯拥抱。提起这次雪山突围,他说:“黄,我们俩是最好的搭档。希望今后我们还能有机会合作去征服雪山,为中以两国旅游合作开辟新的线路。”

 

 

 

广告联系  |  支付方式  |  友情链接  |  免责声明  |  社区论坛  |  网站导航

版本所有 © 商旅在线 | 广告联系电话:0663-3442234 | E-mail:airtofly@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