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  国内机票  |  国际机票  |  酒店订房  |  新闻资讯  |  我要出国  |  景点查询  |  旅游线路  |  机票比价  |  目的地指南
  天气预报 旅游地图  旅游宝典  国家地理  出国万事通 美食天下  户外活动  |  门票预定  火车票查询 长途车查询

 

  您当前位置:商旅在线网-国家地理首页>>国家地理资讯>>正文

 
世界地理频道
地球知识 地球生物
七 大 洲 四 大 洋
国 家 人文历史
世界奇迹 世界之最
世界之谜 世界遗产
天 文 全球资讯

 ::国家地理资讯::
真实的和珅:学识渊博 才华出众
俄罗斯“鬼谷”探秘,毛骨悚然的灵异事件
埃及艳后的海底沉城:奢华之极的爱巢
血腥仪式 金字塔里的斩首之神与活人祭
地宫珍宝知多少?秦始皇陵9大未解之谜
古生物学家惊爆内幕 “尼斯湖怪兽”竟是大
北京故宫、台北故宫谁收藏的国宝最多?
更多内容

惊奇:北京猿人是最早的史前食人族(图)


《史前食人族》片中截图


    19世纪中叶,世界上掀起了一股寻找人类祖先的风潮,从欧洲到非洲的广大区域,遍布了西方探险家的足迹,然而,半个世纪过去了,人类的史前世界仍然是未解之谜。 

    19世纪末,苦苦寻觅的探险家最终将注意力转向了东方,而中国,这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开始吸引全世界的目光。 

    魏敦瑞,德国人,国际知名的古人类学家,1935年的春天,他也赶到了中国。在北京协和医学院B楼的办公室里,他接手了一项梦寐以求的工作,全面负责周口店北京猿人的发掘和研究。 

    上世纪20年代,一次偶然的机会,有人在周口店的山洞,发现了一枚类似人类的牙齿化石,于是在1927年展开了一场正式的发掘。 

    然而发掘的结果令世界震惊。从石器、用火的遗迹到完整的猿人头盖骨,周口店将人类的历史起码向前推进了50万年,立刻,这里被认定为人类起源的圣地。 

    面对这样一个难得的研究契机,魏敦瑞感到异常兴奋,他夜以继日地投入了工作。但是,后来的发现给他带来了更加巨大的惊喜。 

    1936年的冬天,中国学者贾兰坡连续找到了三颗猿人头盖骨,这也是世界上第一回一次发现如此多的古人类头骨。 

    魏敦瑞整天对头骨爱不释手,在他眼中,它们非常完美,但奇怪的是,头骨上总有一些裂纹和孔洞,看起来竟象是伤痕,这让魏敦瑞一时迷惑不解。 

    而就在北京的魏敦瑞不断迎来好消息的时候,世界各地对祖先的寻找也从没有停止过,虽然很多发现都无法与北京猿人媲美,但史前世界也开始被一点点披露出来。 

    只是,随着人们对原始人类的了解越来越多,一种不安的感觉弥漫开来。 

    1899年在克罗地亚的克拉皮纳山洞考古学家发现了欧洲的史前人类——13万年前的尼安德特人的头骨和四肢骨骼,只是他们异常破碎,足足有650块,而且骨骼上还布满了击打过和烧过的痕迹。 

    1909年在法国的费拉西山洞发掘出的另一颗尼安德特人头骨,破裂的也很严重,以至于有人猜测是被人砸破头吃了脑浆。 

    1924年在南非还发现了距今数百万年的南方古猿化石,可是对于他们头上圆形尖状物打击的痕迹,发现者之一雷蒙·达特博士肯定地说:显然,他们的脑袋都被同类打破过。 

    越来越多的发现都指向了一个可怕的事实,在几万年乃至上百万年的岁月里,原始人可能普遍参与了一件世上最骇人听闻的事情——人吃人! 

    那么,史前时代的北京猿人也和人吃人有关吗? 

    但是,北京猿人的发现对于每一个中国人来说,都代表着一种荣耀。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经历了近百年内忧外患的中国社会积贫积弱,1929年北京周口店发现了第一颗猿人头骨,当时所有人立刻意识到了它意义非凡,甚至在场的摄影师激动到连发现者的头部都没有拍到。 

    北京猿人将人类历史提前了50万年,这一发现使中国成为了当时全人类的发源地,那种骄傲和自豪多年都保留在中国人的心中。 

    备受赞誉的北京猿人怎么会和人吃人有关,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史前世界笼罩的阴影也还不会影响魏敦瑞,他满怀着期待,原始人类的生活画卷已经开始在他面前缓缓展开。 

    50万年前的北京周口店是茂密的原始森林,山间鸟语花香,北京猿人就在这里创造了灿烂的生活。 

    他们会打制各种工具,周口店猿人遗址还保留着大小不同,材质不同,用处也不同的各种石器。 

    他们也能够猎取种类繁多的动物,甚至凶猛的剑齿虎,在猿人们团结一致的行动中都会沦为被捕杀的对象。 

    北京猿人更会灵活地使用火,火不仅给他们带来光明和温暖,也孕育了人类文明的诞生。 

    在周口店发掘出的这些灰烬层中,人们就可以清晰地看出炭灰留下的深色痕迹。 

    但是,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的爆发不仅改变了中国的命运,也从此改变了北京猿人的研究走向(15“)。 

    由于日本人的入侵,周口店的发掘工作被迫停止,魏敦瑞将所有的出土物送到了美国人的协和医学院里保存起来。 

    在清点遗骨时,他注意到,十多年的发掘累计出土头盖骨14件,其中比较完整的5件,肢骨残片14件,还有一些牙齿和下颌骨。 

    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头骨数量,因为头骨最能反映人类的体质特征,可是仔细想过之后,魏敦瑞却又感到奇怪,为什么其它部位的骨骼会如此之少呢? 


《史前食人族》片中截图 

    在周口店出土的其他动物化石就表现出完全相反的结果。它们的躯干骨和四肢骨都是多于头骨,这也符合一般的常理,因为每个动物的肢体骨骼在块数和体积上都比头骨多得多,只是北京猿人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反常呢? 

    魏敦瑞仔细回忆当时遗骨出土时的情形,这些北京猿人的遗骨埋藏在两万多立方米的区域,散布在15个地方,他们埋藏的情形十分特别: 

    这是一个埋藏猿人下颌骨的地方,可是在他旁边,考古人员发现了石器,而在稍远一点,又发掘出了动物化石,这并不符合通常的情形。 

    通常的情况下,原始人捕获了猎物,就会用石器剔肉削骨,再砸开动物的头颅和骨骼,吸食脑髓和骨髓,吃完后就留下了石器和动物骨骼。 

    因此,人类化石是不会同动物化石和石器一起出土的,因为只有动物才是人类捕食的对象。 

    可是北京猿人为什么会有这样不同寻常的发现呢? 

    会不会是发掘时遗漏了肢骨?这似乎不可能,因为发掘出的骨块,无论多么破碎,都不会被随意抛弃;更何况标本运到北京后,又要经过研究人员的按类分选,连细小的骨碴他们都能挑的出来。 

    难道是受到了自然力的破坏?可是这里却发现了大量的动物肢骨,自然力绝不会单单破坏北京猿人的骨骼。 

    那么是某种外力将猿人头骨带进山洞的?比方说水。然而,考古发现,凡是出人骨的地方都没有水流经过的迹象,那究竟还能有什么原因呢? 

    意大利罗马,享誉世界的文明古城,但1939年在这里却有了一个同北京猿人极为相似的奇特发现。 

    那是在罗马西南部的一个美丽小岛,齐尔切奥角,1939年2月25日,一次日常的考察工作,考古人员却意外地发现了一个20万年前的神秘山洞。 

    在山洞深处一个用石块围成的圆圈中心,底朝上摆放着一颗人的头颅。在离石圈不远的地方,仿佛陪葬似的,放着三堆动物的骨骼,它们分别是赤鹿、牛和猪。可是,让人惊异的是,那颗人的头颅底部有一个大洞,整个头颅也破裂的很严重,象是遭受过有力的打击。而且,整个山洞中没有发现人体其余部位的任何骨骼,竟然孤零零地只剩下了一颗头颅! 

    意大利的发现和北京猿人在这一点上非常相似:他们的头骨和肢骨数量的比例都极为不相称,齐尔切奥角的山洞中只留下了1颗头骨,而北京猿人有5个比较完整的头骨和极少量的肢骨。不过意大利的发现,还带着一种暴力的痕迹,莫非这里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果然,没多久,意大利的专家就做出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结论! 

    研究人员首先测定这是一个20万年前的欧洲史前人类,尼安德特人的头骨,可是接着在进一步的研究中,他们却断定,他头部的右侧明显遭到过凶狠的击打。 

    然而更令人震惊的是,专家认为,这颗头颅底部大洞的边缘,参差不齐,而不象自然力作用的那样相对平滑。 

    因此,在20万年前的意大利,很可能这个尼安德特人丧生在同类手下,还被残忍地割下头带回洞里,砸开颅底吸干了脑髓! 

    虽然意大利尼安德特人和北京猿人的现场情形极为相似,但是魏敦瑞当时也还没有将北京猿人和人吃人联系在一起,他认为,如果发掘遗漏、洞穴坍塌、水流的原因都无法解释北京猿人头骨和其他部位骨骼的数量不相称,那么还有一种可能。 

    今天在非洲的草原上,生活着一种甚至让狮子都望而生畏的动物,它们就是地球上最凶残的食肉动物之一——鬣狗。 

    而史前时期的鬣狗更加让人胆战心惊。从周口店的发掘来看,那个时期的鬣狗体格极为庞大,甚至超过了今天的东北虎,并且这种也爱吃死尸的动物牙齿尖利,撕咬力惊人,在周口店遗址中就发现了大量鬣狗带有碎骨的粪便化石,说明鬣狗嗜血成性,甚至连骨头也不会放掉。 

    而鬣狗和北京猿人的关系极为密切。在猿人洞遗址中,北京猿人和鬣狗相互交错的化石堆积层清晰地表明,洞穴最早的主人应该是鬣狗,50万年前的时候,北京猿人开始入住这里,从此,双方交替占领洞穴,进行了长达数十万年的殊死搏斗。 

    那么,在争夺洞穴的过程中,凶残的鬣狗会不会连猿人尸体中的肢骨也一起吞掉,只留下了没有肉的头盖骨呢?若真是这样,它们就一定会在猿人的骨骼上留下齿印或爪印,魏敦瑞开始仔细寻找。 

    但是,魏敦瑞翻来覆去都没有在北京猿人的骨骼上找到鬣狗咬过的痕迹,因此不可能是鬣狗吃了人的肢骨,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是北京猿人自己,将头颅带到洞穴里的! 

    难道,北京猿人会是专门猎人头颅的食人族?接下来的发现似乎更加支持了这种观点。 

    根据当时对古人类的了解,魏敦瑞认为,出土的北京猿人的头骨和肢骨发展极不平衡。北京猿人的头骨是一种既保留了猿的特征,同时也具有人的性质的头骨,但是它显然与猿头更加接近。 

    他们的脑壳很厚,大约是现代人的一倍。尤其他们下部膨大,上部收缩,而现代人恰恰相反,下部窄小,上部膨大,因此北京猿人的脑子不算大,只有现代人的一半。 

    但是,虽然北京猿人的头部显现出更多猿类的特点,可他们的肢骨却和现代人的极为接近,已经基本具备了现代人的结构,也就是说,北京猿人完全可以象现代人一样行走甚至奔跑。 

    这不禁使魏敦瑞产生了疑惑。 

    当时通常认为,人能成为万物之灵,因为人的活动由大脑支配,因此,在进化中,大脑的发展应该走在肢体的前面。可是,北京猿人的情况却恰恰相反。 

    难道,在50万年前的周口店曾经同时生存着两类人,一类人头脑发达,另一类四肢发达却头脑简单,而这种大脑的差距可能导致了在饥饿状态时人吃人惨剧的发生,头脑简单的沦为了头脑发达的猿人的猎物? 

    又一个的冬天过去了,魏敦瑞在北京的时间眨眼也有3年了,此刻窗外春意已现,魏敦瑞却无心欣赏,北京猿人身上不断出现的问题,使他感到有些疲惫。 

    当魏敦瑞抱着心中始终存在的迷团,进行更细致研究的时候,他突然在头骨上看到了触目惊心的伤痕! 

    1929年发掘的第一个头骨顶骨表面有多处凿痕; 

    而在1936年发现的第一个头盖骨的额骨左侧和顶骨上有很深的切痕; 

    第二个头骨的顶骨中部有一块陷下去的、大约1.5厘米直径的,浅而不平的圆凹痕,而且从凹痕处发散出裂纹,仿佛是遭到了某种尖状物的击打,并且在这个头骨其他地方也有类似的情况出现; 

    最后在第三个头骨的顶骨上居然有一个近三厘米的矢状深切痕! 

    北京猿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史前食人族》片中截图 

    上世纪30年代末,北京城的上空始终笼罩着阴云,而在当时的北京协和医学院,对于负责周口店北京猿人研究的德国古人类学家魏敦瑞来说,比战争更让他担忧的是,他发现北京猿人很可能和人吃人有关,而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令人无比崇敬的北京猿人身上呢?

    在自然界中,人们通过长期的观察发现,各种哺乳动物,在野生的正常状态下,同一个种群里,都极少因争斗而致死。 

    狒狒是一种和人类关系比较密切的哺乳动物,科学家一直参照它的行为来研究早期人类的生活状态,但他们发现,虽然狒狒比较富有攻击性,可他们之间也不会互相捕食。 

    然而在人类社会,尤其是北京猿人所处的史前世界中,情况却往往显现出非比寻常的一面。 

    1991年夏天,在法国东南部罗纳河上游的河谷中,一场对欧洲史前人类尼安德特人的考古工作正在紧张的进行。 

    这是一支由法国的地中海大学和美国的加州大学组成的联合考古队,他们兴师动众地来到罗纳河谷,是为了寻找3万年前突然神秘消失的尼安德特人的踪迹,而且有专家猜测,他们曾经参与了人吃人的可怕行为,真相到底怎样,人们都想一探究竟。 

    终于,在一处名叫莫拉一古尔西的山洞里,考古队员发掘出了10万年前的人类遗骨、动物遗骨、石器和灰烬层。 

    然而,就在他们清理这些人类遗骨的时候,异常出现了! 

    骨骼上显现出一道道伤痕,这些痕迹与骨骼通常的损伤完全不同,看起来更象是有人刻意造成的! 

    这是一根人的左大腿骨,它的底部破裂成了3块,在它左侧的骨片上留有大量反复摩擦的擦痕;而在右侧的骨片上有很多划痕,仿佛有人用尖利的石刃从腿骨末端使劲地划过。 

    但更让人不寒而栗的是,在一个头骨的左顶骨上,还留下了两个长达七厘米的明显呈V字型的石器划痕,尼安德特人身上显然发生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尼安德特人骨骼上的伤痕和北京猿人的发现极为相似,魏敦瑞当时在头骨上看到的伤痕更使他大为震惊。 

    在1929年发掘出的第一个头骨顶骨表面有多处凿痕: 

    而在1936年发现的第一个头盖骨的额骨左侧和顶骨上有很深的切痕; 

    第二个头骨的顶骨中部有一块陷下去的、大约1.5厘米直径的,浅而不平的圆凹痕,而且从凹痕处发散出裂纹,仿佛是遭到了某种尖状物的击打,并且在这个头骨其他地方也有类似的情况出现; 

    最后在第三个头骨的顶骨上居然有一个近三厘米的矢状深切痕! 

    魏敦瑞的心中布满了阴云,因为半个多世纪里,越来越多的考古证据都显示,原始人极有可能残食同类,难道北京猿人真会是其中之一? 

    1924年的南非,发现了距今数百万年的南方古猿的化石,可它们上面有圆形尖状物打击的痕迹和可怕的破损,发现者雷蒙·达特博士断定这些头颅都是被他的同类打破的; 

    1899年,在欧洲克罗地亚发现了10多万年前的尼安德特人的骨骼,可他们破碎成650块,而且上面有很多打过和烧过的痕迹,让人不得不怀疑他们中间发生了人吃人的惨剧。 

    而1909年在法国的费拉西山洞发掘出的另一颗尼安德特人头骨,破裂的也非常严重,以至于有人猜测是被人砸破头吃了脑浆。 

    越来越多的怀疑使人们对史前世界日益感到困惑,古人类学家只有进行更进一步的探索。 

    而就在这时,在法国罗纳河谷的动物骨骼的研究方面又出现了新的情况。 

    赤鹿,尼安德特人最常狩猎的动物,也是考古现场发现的最多的哺乳动物。就在赤鹿的骨骼上,出现了一种大家都很熟悉的伤痕,他们明显用燧石器刻划,应该是狩猎者剔骨削肉和吸食骨髓后留下的,而这种痕迹正是人骨上经常出现的那种V字型痕迹,可是在人骨上和鹿骨上怎么会出现同样的伤痕呢? 

    那是在欧洲的最后一个冰期,法国南部寒冷而干燥,但是罗纳河谷拥有丰富的野生动植物,因此7到20万年前这里一直是尼安德特人热爱的家园。 

    然而,在10万年前的某一天,这个家园的平静突然被打破了。 

    两个成年人、两个少年和两个五、六岁的孩子先后遭到了残杀,而且杀人者象对待赤鹿一样处理了这些战利品,他们砸开骨骼,吸食了骨髓。 

    他们只留下了手骨和脚骨,因为惟有这些地方不含骨髓。 

    原来鹿骨上和人骨上相同的伤痕表明,如果鹿是被人猎杀的对象,那么人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 

    1999年10月,罗纳河谷的研究成果被刊登在国际上权威的《科学》杂志上,这篇名叫《法国阿尔代什省莫拉一古尔西的尼安德特食人现象》的文章结尾指出:莫拉一古尔西的化石和它们的背景是目前有关尼安德特食人最好的证明。

《史前食人族》片中截图 

    法国的发现终于确认了尼安德特人的食人问题,那么对于北京猿人呢? 

    30年代末,在北京协和医学院的办公室里,魏敦瑞一直在反复思索着几个疑点:北京猿人洞穴里保留了过多的头骨,其次,他们头骨和肢骨的特征也显示当年那里可能存在着两类人,而现在他们的头骨上又发现了累累伤痕,魏敦瑞相信北京猿人之间一定存在问题。 

    但是问题究竟是什么呢?魏敦瑞开始进一步挖掘北京猿人的真实生活。可是这一次的研究结果很快让他大吃一惊,原来,北京猿人的实际年龄都短暂的可怜! 

    在可以辨认出年龄的22个人中,有70%的人14岁以前就死了,在15到50岁存活的有6人,占了将近30%,而能活到了五十岁的只有一个女人。毫无疑问,北京猿人的生存状况远比人们想象的要残酷。 

    就在这时,一个想法突然跳进了魏敦瑞的脑中,一个他一直熟视无睹的事实,为什么挖掘出的这些头骨中包含了那么多头盖部分,却没有多少头颅面部和底部的骨骼呢? 

    从结构上说,人的颅骨主要由前面的面颅和后上方的脑颅组成,而北京猿人都只剩下了头盖骨绝对不正常。 

    其实,就在同一时期,也就是1930年,荷兰古生物学家孔尼华在亚洲南端的印度尼西亚也挖掘出一批这样的头骨,它们和北京猿人的头骨具有惊人相似的特征,所有的头骨都没有面骨,甚至只有两个具有脑颅后部。 

    而这种状况和后世南太平洋区域流行的一种恐怖风俗非常相似,当地的土著总是将俘虏相对脆弱的面部砸碎,取食脑髓,最后只留下了坚硬的头盖骨。 

    只是,孔尼华所下的吸食脑髓的结论并非所有的科学家都同意。后来,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古脊椎动物所著名的古人类学家吴汝康就提出,没有面骨可能是由于面部本身结构上的弱点造成的。高星博士也赞同这个观点。 

    可是,现存的原始人类的头骨,有很多都比较完整。这是一批发现的埋藏年代最久远的非洲南方古猿化石,但是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们面部的骨骼也都比较完整地保留下来。 

    显然,面骨的缺失是由于自然力的破坏很难令人完全信服,而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缺少了面部骨骼的头骨往往是那些被怀疑有食人现象的人种。 

    至此,魏敦瑞相信,北京猿人离事实真相越来越近了,但是他必须找出一个合理的理由,为什么北京猿人陷入了同类残食的深渊? 

    50万年前,周口店已经形成了如今华北地区的温带气候,这里流水潺潺,气候宜人。 

    但是,春去冬来,到了寒冷而漫长的冬季,周口店地区一片萧索,只能靠采集狩猎方式生存的原始人类,马上就面临了困境。 

    从猿人遗址的发掘看,鹿是北京猿人赖以生存的动物,然而,周口店并不是只有猿人们生存,这里超过半数的是各种可怕的大型食肉动物,它们也要抢夺鹿作为口中的美食。 

    由于这些大型动物的存在,刚刚入冬,鹿就几乎消失了,漫漫冬日,北京猿人最常吃的可能就是一些树的种子。 

    因此,整个冬天北京猿人都可能处于饥饿的状态,那么饥饿会不会导致他们同类残食呢? 

    1998年夏,在美国西南部的科罗拉多大学医学院病理学系的实验室里,正在进行着一项特殊的实验。 

    实验负责人,分子生物学家马拉教授,第一次在世界上用科学的手段检验人吃人的现象,检验的对象是一块1150年前的人类粪便化石,他要通过实验在粪便中寻找一种特殊的人类肌红蛋白质,这种物质不会在食人者的身体里存在,而如果在他的粪便中有的话,只可能来自于被他吃掉的人。 

    实验结果很快出来,粪便中竟然真的存在人类肌红蛋白! 

    2000年9月,马拉教授把他的这一发现在科学界最重要的自然杂志上做了公开发表,在文章中他特别指出,这块粪便中只有人类肌红蛋白,这说明,这块粪便的主人在排泄前的12到36个小时内,所吃的只有人肉! 

    这个结果使人震惊,然而也令人大惑不解。提取粪便的地方是1000多年前美洲的史前人类——古印第安人居住的石屋。可他们当年在大峡谷地带创造了先进的农业文明,并给后世留下了精美的陶器和壮观的崖屋,又怎么会沦落到残食同类的境地? 

    但是,有专家通过对当地环境的考察认定,大峡谷地带树木种类稀少,说明1000多年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严重的旱灾,因此当年的古印第安人可能饥不择食,以至于到了人吃人的地步。 

    通过几年的研究,魏敦瑞终于可以触摸到50万年前北京猿人那真实的一幕! 

    50万年前,周口店遭遇了一个罕见的冬天,干旱,严寒,使这里连鸟类都似乎绝迹,而生活在密林中的猿人群体也到了崩溃的边缘。 

    饥饿使他们之间陷入了疯狂的相互残杀,同类的肉体和脑髓成为他们最后攫取的美食! 

    1939年,1943年魏敦瑞连续发表了这样的观点,在《中国猿人头盖骨》一书中,他写道:“猿人猎食自己的亲族正象他猎食其他动物一样。因为古猿人意识到后脑较其他部位更易致人于死地,于是就用锋利的石器敲打头部,然后吸干脑髓,再慢慢割下其他部位的肉吃” 

    1941年春,在太平洋战争即将爆发之际,魏敦瑞悄然离开了中国。而此后由于猿人头盖骨神秘失踪,他所下的北京猿人是最早的食人族的结论也成为了仅有的权威论证。 

    时光荏苒,60年时间转瞬即逝,今天再回顾过往,尽管北京猿人给现代人留下一些黑暗的记忆,但在数十万年前那个弱肉强食的世界,生存是唯一的愿望,当文明真正诞生的时候,我们还会苛求历史什么呢? 

 

 

 

广告联系  |  支付方式  |  友情链接  |  免责声明  |  社区论坛  |  网站导航

版本所有 © 商旅在线 | 广告联系电话:0663-3442234 | E-mail:airtofly@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