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  国内机票  |  国际机票  |  酒店订房  |  新闻资讯  |  我要出国  |  景点查询  |  旅游线路  |  机票比价  |  目的地指南
  天气预报 旅游地图  旅游宝典  国家地理  出国万事通 美食天下  户外活动  |  门票预定  火车票查询 长途车查询

 

  您当前位置:商旅在线网-国家地理首页>>国家地理资讯>>正文

 
世界地理频道
地球知识 地球生物
七 大 洲 四 大 洋
国 家 人文历史
世界奇迹 世界之最
世界之谜 世界遗产
天 文 全球资讯

 ::国家地理资讯::
真实的和珅:学识渊博 才华出众
俄罗斯“鬼谷”探秘,毛骨悚然的灵异事件
埃及艳后的海底沉城:奢华之极的爱巢
血腥仪式 金字塔里的斩首之神与活人祭
地宫珍宝知多少?秦始皇陵9大未解之谜
古生物学家惊爆内幕 “尼斯湖怪兽”竟是大
北京故宫、台北故宫谁收藏的国宝最多?
更多内容

庞贝城恐怖末日 火山熔岩毁灭所有生命

庞贝城是维苏威火山南面的近邻,这座城市因拥有火山赠予的肥沃土壤而物产丰饶,在公元79年,庞贝称得上是古罗马帝国最繁荣的城市。


    5000名庞贝人的遗骸层层堆垒,他们因被凝固于这颗“时间胶囊”中而得到永生。在庞贝城考古中出土的一只银制饮杯上刻着这样的话:“尽情享受生活吧,明天是捉摸不定的。”


    大地颤抖,吼声隆隆而来。公元79年8月24日,古代世界最为严重的天灾向庞贝城袭来。在24小时内,庞贝城和城里至少5000居民在维苏威火山的怒吼中从大地上消失。但庞贝城毁灭的详细过程,以及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丧生,成为长久以来人们无法了解的隐情……

    如今的庞贝是一片废墟,但断垣残壁间仍然不断给后人呈现令人关注的线索。人们在火山灰掩埋下的遇难者尸骨孔洞内灌注石膏,以此呈现他们死前最后的挣扎模样,这些模型详细记述了他们的生活。这些证据使我们得以想象并重建部分庞贝人的生活,了解在他们生命末日骇人的恐怖故事……

    公元79年8月24日,日子如往常一样。庞贝位于维苏威火山山脚下,但当时这座火山已沉寂了多年,庞贝人甚至不知道那是一座火山。朱理亚斯·波利比亚斯是庞贝的富人之一,那天早上他准备重新装潢前屋。他的女儿茱莉亚怀孕接近临产,接生婆和家人围在她身旁:“别担心,第一胎总是最难生。茱莉亚年轻又健康,如果老天保佑,她以后还会生很多胎。”

    此时整个城市开始发生轻微地震,这是维苏威活动的征兆之一,但当时的2万居民无一能看出这个征兆。人们的日常生活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之中。格斗士是当时的运动明星,在街上横行无阻,热情的仰慕者会在城墙上写下她们的爱意――“我为你砰然心动”;城中的12家漂布工厂里的奴隶正在主人的命令下加紧工作,他们用人的尿液清洗衣服,因为尿酸可以去除油污。

    庞贝一带土地肥沃,富含数千年前维苏威火山喷发出的矿物质,但生命的活源也带来死亡,此时地底深处的熔岩或岩浆正逐渐从地壳脆弱处渗出,但被火山口周围厚厚的岩石堵住出路。岩浆不断增加,爆发的压力也随之升高。地面隆起和地震渐趋频繁,乐园的危机正在酝酿。 
 


    躲过高温的人在大量黑色的火山灰浮尘面前无法再次侥幸,他们窒息而死。考古学家利用这些尸体在火山灰和浮石中造成的空腔,铸造出了大部分受害者的身形。

    公元79年8月24日下午1点左右,维苏威火山开始发出苏醒的怒吼。仿佛在超高温的压力锅中熬炼了1500年,熔岩已经变成泡沫,它们以超音速喷发,在空中形成一道翻滚的泡沫柱!庞贝人从未见过这种景象,拉丁文里从没有“火山”这个字。由于他们搞不清楚出了什么事,因此很多原可以逃离的人失去了逃生的机会。

    爆发几分钟后,超高温的熔岩和气体冲上15公里高空,从海湾对面的麦希南清晰可见,那里住着少数可能了解状况的人。老蒲林尼是罗马帝国的海军司令官,他对研究大自然非常感兴趣,他的工作为后世的人留下了珍贵的记录。 

    海岸这侧,熔岩柱喷发到顶端,在突然失去向上的动力后,在空中四散开来。通常近海的风会将火山灰吹向海湾,但今天却没有――风将火山灰直接吹向庞贝,将日光遮蔽,庞贝陷入活生生的梦魇。更糟的还在后头,喷入高空的滚烫熔岩在空气中冷却、凝固,然后开始坠落。

    下午1点30分,浮尘开始飘移到庞贝,冷却但仍充满空气的岩浆形成了浮石。同时冷却下来的密实的岩石被强大的压力从火山内部喷出,落石以200公里的时速坠落,带来了致命的破坏力。爆发一小时后,危机逐渐加深,数千人在街上奔逃。下午2点,漂布工场的奴隶无暇顾及主人和主人的财产,纷纷逃亡。城门挤满了要逃出的人、牲畜和拖车,街上倒伏着尸体。下午稍晚,庞贝城已经被维苏威火山喷出的超过1亿吨的浮石和火山灰所覆盖。 

    此时老蒲林尼得知一个朋友被困在维苏威山脚下,而她唯一的逃生希望是从海上。老蒲林尼“研究学问”暂缓,救人为先,他的船队启航,调齐所有人手,划船前往庞贝。与此同时,浮石继续轰炸城市。阳台和屋顶的负重形成新的威胁。屋顶被压得吱吱作响,塌陷是迟早的事。无助的庞贝人开始向宙斯祷告。 

    海的那边,根据现存纪录,老蒲林尼的救援任务在下午5点展开。他的船队经过一座比庞贝更接近危险的城市,但由于风向的原因躲过了落尘,这个城市叫赫库兰尼姆。此时多数的城中之人都逃出城,或者聚集在海边等待救援。但老蒲林尼并未停留,他率领船队航向庞贝,进入满天落尘的黑暗中。


在熔城末日遇到的人:角斗士和舞女

    火山爆发7小时,庞贝城的街道空无一人。浮石不断落下,把门口堵住,将屋中的人围困。浮石和火山灰吸干空气中的水分,让喉咙干渴欲裂。凌晨1点,老蒲林尼被风困在斯塔比亚,和朋友庞波尼阿纳斯一起避难。他们尽管了解这是种自然所致的现象,但仍然无法了解这次灾情的严重性到底有多大。老蒲林尼的侄子在他的记录中有所描述,整座山在喷火,山顶都烧了起来。熔岩大浪般向山下奔流,超高温的火山灰和熔岩有如滚烫的雪崩翻滚而来,如今这被称为火山碎屑涌浪,朝着赫库兰尼姆及海边的民众而来。温度比滚水高5倍的气体和火山灰将沿途的一切烧成灰烬,炙热的高温使人当场毙命,海边的人们化成了焦炭。船库里的人则死于热休克,当滚烫的碎屑涌浪落在他们身上,所有软组织随即蒸发,牙齿和骨骼立即迸裂。300名孩子的骨骸在船库被发现。

    火山中央的岩浆库已经塌陷,引发另一波火山碎屑涌浪直冲庞贝而来。但这波涌浪在北边城墙附近奇迹般地失去了动力,让庞贝城逃过此劫。可是涌浪挟带而来的有毒气体迅速弥漫街道和房舍,令人窒息的二氧化碳混合着腐蚀眼睛和喉咙的氯化氢,形成了致命的混合物。一些绝望中的庞贝人选择服毒自尽。 

    第二天早上7点10分,维苏威火山掀起最后一波灾难。在爆发18小时后,熔岩柱底部大规模崩塌,最后的涌浪将那不勒斯湾笼罩在死亡乌云中。老蒲林尼最终死于致命的毒气,而最后的涌浪杀死了数千名逃往郊外的人。老蒲林尼的侄子小蒲林尼所记述下的火山涌浪因为太过诡异而无人相信,直到近年才经科学证实,火山爆发的情形有可能如他所言,因此称之为蒲林尼式喷发。 

    在短短18小时内,维苏威火山共喷发出超过100亿吨的浮石、岩石和火山灰。庞贝城遭掩埋遗忘长达1500多年,直到1594年才在挖掘水道时意外重现。挖掘工作至今已持续数百年,这里的发现震惊了世人――火山灰如同“时间胶囊”般密封了整座城市,保存了神殿、商店、街道和房舍。最令人心痛的是那些石膏模,罹难者的尸身已朽,只留下被火山灰包覆的身形。男女、小孩,甚至动物,他们生前的最后一刻因而不朽。有些罹难者甚至留下了身分的线索。波利比亚斯家中,发现了一具大腹便便的妇女骨骸,旁边围绕着她的家人;在格斗士营区中,一位戴满首饰的仕女遗骸躺在格斗士身边;在廉价旅店的废墟,一名女奴仍戴着刻字的手镯;在漂布工场附近,有具骨骸仍紧抓着一袋黄金。 

    维苏威火山至今仍然主宰着那不勒斯湾,它提供的肥沃土壤吸引人们前来,一如2000年前。只是现在有350万人仍然活在它的阴影下。在过去的500年里,维苏威火山还多次爆发,熔岩、火山灰、碎屑流、泥石流和致命气体夺去了不少生命。1944年,维苏威火山再次喷发,火山顶部流出熔岩,喷出的火山熔岩和渣滓高度达到500米。这爆发的奇景使得正在山下激战的盟军与纳粹德国士兵停止了战斗,转而跑去观看这一大自然的奇观。但维苏威再没发生如公元79年那个炎热夏日般的大规模爆发。专家表示,这种规模的蒲林尼式喷发2000年才发生一次。下一次就快到了。 

 

 

 

广告联系  |  支付方式  |  友情链接  |  免责声明  |  社区论坛  |  网站导航

版本所有 © 商旅在线 | 广告联系电话:0663-3442234 | E-mail:airtofly@163.com